蚁群缺乏

不定期失踪人口 爬墙飞快

© 蚁群缺乏
Powered by LOFTER

【Skysolo】一篇流水账

赌债,大概是全员阵营转换AU(。)阵营颠倒,死星是义军的秘密武器,绝地和卢克他们为帝国效力
不会写……orz(有一点点大三角cp向的暗示…预警一下?
片段灭文……OOC……应该有很多BUG,对不起,打我吧(顶锅


“起义都建立在希望之上。”
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演讲台前重复被强调过无数遍的台词,眼神中闪着坚定的光。卢克混在人群里认出他,这是共和国的前任议长帕尔帕廷,反抗军的精神领袖。他们离得这么近,假如没有站在他背后的黑武士,他本可以轻易地实行刺杀,他为此感到可惜。但他同时也能想象到,假如他真的做了,莱娅会怎样指责他的不顾大局、节外生枝。
感谢绝地厚重的长袍,兜帽的阴影遮住面颊,就连他的敌人都辨认不出他的脸。帝国的武士太年轻了,脱去那身装束,解掉学徒辫,只消随便打扮一下,他就能完美地变装成不谙世事的农家男孩,混过起义军的视线。他选择了一个恰当的时机,装作无辜被卷入争斗、对反抗组织心怀憧憬的普通人,帮助他们消灭了一队正好出现在那里的暴风兵,便顺理成章地被招募入伍。
他得到情报说起义军在研究或许可以终结战争的武器,这或许将极大地威胁帝国的安全,尽管在内心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卢克仍旧认为有去查证的必要。欧比旺教导他自己去获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现在在这里了,穿着不太合身的飞行员制服,还需忍受义军的隐藏基地令他不适的环境。卢克有些怀念科洛桑,但他不得不承认他的老师说得没错:假如他不亲历而为,他或许永远会轻视他的敌人。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起义军的作战会议,尤其是那颗被昵称为“死星”的巨型武器,它被一层层加密,只有最精锐的成员才能接触到与它相关的情报。卢克对牺牲自己的士兵并不太在乎,有他出战的战役总是非常顺利,没有人对此产生怀疑,他的地位于是水涨船高。终于他得以参与这次会议,以王牌飞行员的身份坐在那里,亲眼看到了那张设计图。
帕尔帕廷把那个点阵绘制的死星在屏幕上放大,转过头来看着他的反抗组织:“但现在我们不仅有希望,我们还有了能力。我相信凭借这个秘密武器,我们将出奇制胜。我们会赢得最终的胜利,结束这场战争。”
人群中传出了小声的欢呼,接着它逐渐扩大,在会议室里掀起一片小规模的庆祝。最后领队们冷静下来,严肃地讨论起使用它的战术,在离开之前向帕尔帕廷和他的工程师鞠躬致意。
卢克对此嗤之以鼻,但他同样低下头去,以掩饰他眼睛里的笑意。

“嘿。”
卢克走在机场跑道边,他们刚从一个小型的战斗中返回,帝国为他们营造了一个溃不成军的假象,反抗军士气高涨地投入接下来的准备,卢克一个人走在后面,在经过一片停机坪的时候他被叫住。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卢克回过头去,看见停在他身边的一艘YT-1300型货船。那位飞行员摘掉头盔,露出他的老朋友的脸来。韩朝他挤眼睛,于是卢克向他走过去,仰起头盯着他。
“你怎么来这里了?”卢克问。他脸上还残留着刚刚伪装出的真挚的喜悦,它们正在一点点地褪下去,但还有着痕迹,像溜过墙缝的猫身后藏不住的尾巴。
韩第一次见到卢克这身打扮,同样也是第一次看见那张脸上露出年轻人该有的神色,尽管他无数次地试图想象过年轻人在成为绝地、加入帝国之前该是怎样,尽管他曾多次荣幸地被允许亲吻那藏在阴影后的嘴唇。他忍不住地感到好奇,究竟哪一个是他的本性,还是卢克的伪装技术如此炉火纯青,连他都差点真正地以为那一晃而过的纯真出自男孩的内心?
他垂下视线,撇了撇嘴:“有人说你在这里呆得太久了,叫我来协助你。”
莱娅。卢克看着他的表情都能猜出“有人”是谁,他对此感到不满,他精于政治的双胞胎姐妹显然自诩比他成熟,卢克不喜欢她自说自话地干涉他的行动,但同时又感动于她的担忧。更何况莱娅给了他一位再好不过的搭档,他想等他回去,他或许会吻她。
而现在他只是对此报以无所谓的表情,男孩脸上最后一点单纯也消失了,假如有他暂时的起义军同僚从旁路过,大概会被那与乡下男孩截然不同的冷漠所惊吓。卢克从思考里回过神,他挥动手指,原力在他的操控下扯住韩的领子,把他拉下来、拉进不带温度的吻里。韩闭上眼睛,他在卢克身上嗅到战争的味道,可以想象战机在广袤的银河下交火的情景,爆能弹擦着船舱掠过,离男孩的脸颊只差几分米,把他的眼睛映亮成更迷人的蓝色。卢克年轻的嗓音传到他耳朵里,“你不该来,反抗组织认识你的脸,你在他们的通缉令上排进了前五。”
韩嗤笑了一声:“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开战机,我只能开货船。”他半开玩笑地说道,攥住他衣领的力量松开了,韩后退了一些。“你要上来坐坐吗?”他问道。
卢克向四周环视,最后摇了摇头。他没多少时间,如果在这里待得太久,他不能确定他先行离开的同僚会不会起疑心,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卢克不能冒被揭穿的风险。“我该走了,”他回答,“或许等这次任务完成,我会愿意光顾你的那块垃圾,但在那之前,让我给你一个忠告……”
“别再开你习惯的船了,你知道就连你的千年隼都在通缉名单上吗?”

卢克最终还是被反抗军所察觉。
此刻他站在帕尔帕廷的面前,不甘地盯着他看。黑武士手持光剑站立在旁,沉重的呼吸透过面具,扰动他周围的空气。他早该意识到这位叛入西斯的绝地能够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千算万算,他还是看低了他的敌人。欧比旺曾说达斯维达杀害了他的父亲,但尤达告知卢克他所憎恨的那一位正是他所怀念的那一位。绝地的修行要求压抑感情,卢克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他把视线转到他的父亲身上,尽力藏起他的思绪,表情毫无变化。
“你应该意识到你正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帝国的统治邪恶而残暴,你不应该为它付出你的精力。我的孩子。”黑武士开口了,他的声音经过机器的处理,变得低沉而伴有兹兹的杂音,“加入我们。加入光明面。”
卢克为此感到好笑,他已经了解到曾经的故事,这反而成为让他固守信念的筹码,善意显得太无力了,他甚至能看出达斯维达并不愿意真的向他痛下杀手。可惜他没有这样的顾虑,他的任务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完成,他原本只需要将战机调转方向,把那颗导弹射进它的反应堆;但卢克甚至没有机会碰到他的X翼,义军领袖的紧急召唤让他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
假如他在这里结束这两位领袖的生命,帝国是否可以一举赢得战争?
光剑相撞时嗡嗡的振动声叠在一起,卢克加大了握住它的力气,将他父亲的那一柄往下压。他听见帕尔帕廷的呼喊:“听一听你心底善良的声音!”浩瀚的原力把他扯进光明和黑暗的挣扎,有那么一刻他几乎看到了光亮,下一秒又沉回深渊里去。年轻的绝地差点为之手软,但最终他努力屏蔽了这些感知,他屏息凝神,运用那些原力的技巧,试图切断黑武士那身装甲的能量供应。
他做得比他想象的好一些,尽管这些把戏没能杀死他的父亲,这仍造成了极大的干扰。那就够了,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抓住达斯维达的破绽,接着让光剑贯穿他赖以为生的机器以及那下面残缺的躯体。
他动了动手腕,向前挥出一剑。

死星透明的舷窗外不断有被击中的飞船坠落下去,燃成一团、失去动力,被这颗人造卫星吸引,在钢铁的坚固外壳上撞成碎片。赶来的帝国飞船已经同起义军胶着起来,爆能弹的光束在空中织成致命的网。卢克分了一些心去望一眼那里的飞船,接着他睁大了眼睛,因为他看见一艘直直撞来的飞船,型号眼熟,配备它本来不该有的装甲和火炮。
卢克用上了原力才来得及避开破碎的玻璃,好在这一处破坏暂时无损死星的人造气层,他暂且不需要担心自己因为韩的鲁莽窒息而死。这降落无论如何也太粗暴了,飞船在地面上拖出一道痕迹,韩从里面跳出来,一把拉住卢克的胳膊。
“上船,我们得离开这里。”韩说道,卢克皱了皱眉头,韩还是没听他的话,他甚至直接开来了千年隼。但这时候还在乎这些就显得太不合时宜了,他把抵抗组织的领袖坠入死星的深处,而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便是让他和它一同彻底消失。卢克登上飞船,熟练地钻进炮手位。
他戴上通讯器,立刻听见那一头传来的问询声:“你还好吗,小鬼?”卢克还是很想对这个称呼发表异议,但他早就知道对方不吃他那一套。他给了韩肯定的回应,握着控制杆调整自己的位置,强调:“死星的弱点是它的反应堆。”
韩模糊地“嗯哼”了一声。哪怕这位先生已经取得帝国将军的挂名头衔,他也仍旧保持着曾经身为走私犯时的那一点吊儿郎当,这让卢克在他面前总是感到难以应付,尽管帝国的年轻武士同时也知道这样的难以应付在他们之间是相互存在的。在那段超出友谊范围的关系里他们各取所需,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作战上的默契配合,卢克盯紧他透过炮手舷窗狭小的视野所看见的死星内部结构,毫无来由地感到紧张。“让原力指引你。”他想起老师曾经这样教导他。
于是年轻的绝地闭上眼睛,原力簇拥着他,那些感觉不甚明晰,但足够给他带来启示。卢克在合适的时机按下发射钮,韩以最快的速度调转船头,千年隼有着他所吹嘘的速度,而此刻是该它展现的时候。飞船冲出那条通道,死星在它的身后炸开,碎片在宇宙空间中绽放,像一朵色彩单调的烟花。

韩在船舱里撞上从炮手位爬出来的卢克,他把后者扯进拥抱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看见了曾经只在那个伪装出的义军男孩眼睛里看见过的某些情绪,但它们出现得太短暂了,又仿佛一个恍惚间的错觉。
“你觉得我们晚一些回去会怎么样?”韩问。
卢克眨了眨眼睛。他像是在思考,睫毛在眼睛底下投出一片阴影。韩看着他浅蓝色的虹膜,又一次在心里把它比作他曾见过的蓝色宝石。卢克每次露出这样的表情都让他产生想要吻他的冲动,严格地讲他的职位低于这个年轻人,他不是每一次都敢于轻举妄动,但在现在这个氛围下一切都很顺理成章了。韩把卢克堵在那块舱壁和他的胳膊中间,帝国年轻的武士抬起头来碰触他的嘴唇,翘起的头发蹭到他的脸。
最后卢克回答道:“我觉得莱娅不会介意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