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群缺乏

不定期失踪人口 爬墙飞快

© 蚁群缺乏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x琥珀][喻黄]执你之剑.I

作者脑子有洞,这么大(张开双臂
cp是喻文州x黄少天
背景来自绯炎-琥珀之剑
全篇OOC,私设满满,慎入













执你之剑 I

“卧槽啊,团长我跟你说,这样的委托我以后再也不接了好吗!简直吃力不讨好,快累死了好吗,让堂堂剑圣跑这种任务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哎团长我跟你说啊你这必须好好补偿一下我,这次全部的报酬都给我怎么样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黄少天把手里的包裹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大大咧咧地拉开这一侧的一把木制椅子。
坐在木桌那一边的青年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眸中噙着笑意。
“少天别闹,都给你的话佣兵团吃什么?”喻文州这样微笑着将手中的书本放在桌上,理了理耳边银青色的长发——这位蓝雨佣兵团的团长大人来自圣奥索尔,风精灵的血统赋予了他青灰色的皮肤和清秀的面孔——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书页,发出沙沙的细小声音。
然后被这声音所吸引的黄少天就这么凑了上去:“哎哎团长你在看什么呢?……埃鲁因地理志?卧槽团长你不是吧,我们已经开始打埃鲁因的主意了吗?”
这么吐槽着的青年伸长了脖子去看着对方手中的书本,335年出版的马诺威尔地理志,这本书记录着埃鲁因王国绝大部分地区的风土人情,可说是王国最全面的一本地理志。“……团长我跟你说啊,你要是妄想打我祖国的主意的话,就算你是团长我也会阻止你的啊,我可是堂堂剑圣言出必行,别以为我只是说着玩的啊团长——”说着还像是为了增加声势一般将手挪向腰间挂着的佩剑。
黄少天是埃鲁因人,他的祖上来自埃鲁因南境的偏远地区——他家乡的戈兰—埃尔森的边境地区已经沦为玛达拉的国土,在第一次黑玫瑰战争中布契地区被玛达拉占领——黄少天也是在那次战争中遇见喻文州的,那还是繁花与夏叶之年,当时对方还只是蓝雨佣兵团中一名普通的暗元素使,黄少天也还没被冠以剑圣之名。
“只是好奇而已。”
回应他的是喻文州略有些无奈的话语,这位团长大人用纤细的手指再将手中的书页翻过一页,他的目光停留在书本上,划过每一行克鲁兹语书写的小字。“少天是布契人?”
喻文州打量着书页,有些好整以暇地开口。这问话使得黄少天都有些措手不及,稍微怔了一下才作出回答。
“嗯,准确点说是布拉格斯人,我父亲是布拉格斯的商人,母亲是地方贵族的私生女——不过后来他们搬到布契去住了,从我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是。”
“那边的松林挺漂亮的。”
“……我去,团长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这个了?不过整个埃鲁因都很漂亮来着,可惜现在回不去布契那一带了啊。哎团长要不我们跟公主殿下联手把玛达拉灭了呗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如果真的那样我就回布契住着啦,不过都这么多年了估计那边风景都不一样了我可能还是要跑回来跟着团长你混。”
少年一打开话匣就开始滔滔不绝,就连那位极有风度的佣兵团长大人也不由得在这番阵势中沉默,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不过很快喻文州的语声就笑意盈盈地响起:“…别闹。”
如同哈泽尔人所发明的魔导机枪一样不断向外发射着话语的黄少天就这么卡了壳。
倒是喻文州却停下了阅读的动作,若有所思地抬眸看了黄少天一眼。“少天若说那位公主殿下的话,到也是一个不错的阵营。不过且不说蓝雨诸位是否愿意安定下来,光是埃鲁因的那位公主殿下是否会有心将一个小小的佣兵团收入麾下也未知。更何况蓝雨虽然也有不少埃鲁因人,但估计大家都是不怎么愿意插手政事的罢?”
“卧槽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团长大人你居然当真了?不过如果你打算考虑这个发展方向的话我也是有办法的啊,我跟你说在王党内部还是认识人的。不对准确点说也不是王党,是……哎呀不说这个了反正我估计团长你也是说着玩的。哎我说我们还没接到新任务吧,这段时间打算怎么休整啊,我是不打那笔酬金的主意了。但说好的补偿总得给一点吧团长?”
喻文州有些古怪地看了这位蓝雨的剑圣一眼,心中不免腹诽我什么时候和你说好补偿了,更何况黄少天这话题转移如此之快,这还是挺少见的一件事——不过虽然他还是有些在意关于黄少天在王党内部的熟人,但此刻既然这个话题被对方揭过。他也不太想重拾起来,于是轻轻弯了弯唇角,眯起眸子打量着这位剑圣大人。
“少天如果真的这么想要补偿的话……这个怎么样?”说着这位团长大人就好像想到了什么坏主意一般抿起他的唇角,随后快速地俯身在黄少天的唇边印下一个有如蜻蜓点水的吻。
这位以速度缓慢而著称的佣兵团长此刻竟然让机敏如黄少天都一时反应不过来,只眨着他的眸子注视着面前风精灵青年清秀的面颊——然而当黄少天反应过来的一刹那,这位剑圣大人就已经不由自主地脸红起来。他稍微怔了一会儿才吐槽出声:“卧槽团长不带你这样的!”
然后这位因擅长寻找机会闻名的埃鲁因的雨之剑圣果断地发动了反击,他趁对方还未退开果断地揽住风精灵青年略嫌消瘦的腰肢,然后用自己的舌尖舔上喻文州青灰色的唇瓣,稍微用力分开这位团长大人的双唇就把舌头送入对方口腔中舔舐而过。
他不由得带着得意的神色瞟了对方一眼。然而这一眼竟让他有些发愣,因为对方青色的眸子中并没有他想看到的失措——反而是一种好整以暇的沉稳。
这使得这位雨之剑圣心中不由得警铃大作起来。
然后下一秒他的担心就化为了现实,因为他的团长大人只轻巧地咬了一下他的舌尖就硬生生止住了他肆意妄为的攻势——接着喻文州仍旧是不紧不慢地开始他的反击,这个初始还蜻蜓点水的吻已经逐渐演化成一场深吻,就算是黄少天也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好吧……他承认即使他是埃鲁因近几百年来出的寥寥几个剑圣之一,开化要素巅峰,已经极度接近真理之侧的法则;但在面对他的这位团长大人的某些时候他也不得不认输。
于是他只好恶狠狠地瞪了喻文州一眼。
直到这时那位来自圣奥索尔的团长大人才像个没事人一样地放开黄少天,向对方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坐回椅子上读他的那本马诺威尔地理志。仿佛丝毫没注意这位他麾下的剑圣副团长面红耳赤的神情。
蓝雨佣兵团麾下的郑轩打开门时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纠结的场面,他不由得暗自在心里默念真是压力山大,还好我进来前敲了门。
“咳,团长大人,我想你最好还是看下这个。”
对方随后递来一封信笺,火漆印章上分明是科尔科瓦王室的家徽。
喻文州不由得眯了眯他好看的青色眸子。

评论(2)
热度(6)